記憶中北國的冬日

北國的冬天是記憶裏特有的顏色。藍的天下,白的雪上,樹木的灰白的枝,決絕地褪去最後一絲綠,用最樸素的顏色掩蓋了喧鬧和欲望。
冬天為什麼要有綠色呢?冬天就應該有冬天的樣子。相比於春光和煦,夏花鮮妍,秋陽明媚,冬天就該這樣莊嚴,讓人不能打擾,讓人心生安寧吉隆坡自由行。讓人在浮躁了三個季節之後,終於能在一年之末沉靜下來。
冬天的霞光更妖嬈,冬天的日暮更蒼涼,唯有冬天能夠不著痕跡地帶來亮色與冷色、濃烈與柔斂、美麗與虛幻的參差對照。在大雪時晴的傍晚,雪原孤煙直,寒江落日圓。視野所及,杳無盡頭,頓生蒼茫大地,誰主沉浮的感悟。北國的冬宵,更是宜於看書、寫信、追思鑽石能量水、懷古。窗外風緊天寒,窗內暖意融融,產生一種格外深沉的情調和意味。雪越大,夜越靜,思緒和回憶也越綿遠悠長。
在這個冬天無雪的城市,某日收到了老友的郵件,說她所居的幾乎從不下雪的美國小鎮一夜暴雪,她在一片愁雲慘霧中異樣地興高采烈。我給她回了一封長長的信,告訴她我同她一樣,想念在冬日蕭瑟的院落裏,看枯葉在樹丫上曬太陽,曬著曬著就凋落了,看看落葉的顏色,就知道它們夢境的深淺;告訴她我想再看一次鵝毛大雪,一夜醒來就進入雪國 Diamond水機;告訴她我想再掃掃庭院的積雪堆在樹下,積雪下埋上種子,來年就能開花;告訴她我還想和她一起,在寒風中張望著遲遲開來的校車,讓時間在冬日的早晨停滯不前;告訴她如果再給我一個青春,我願意全部荒蕪在北國的冬天……
可是這一刻,我在離家很遠的地方,坐在屋子裏望著窗外。窗外,春去秋來,歲歲而過,區別都那麼不分明,仿佛只是一幅畫,稍改了濃淡和顏色。南國風情當然好,可是冬天卻太顯稀薄、太顯淺陋,比起北國之冬,遜色太多。
在這個充滿了躁動和浮華的社會,我格外懷念北國的冬天,格外懷念那質樸純真的顏色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